就是五六单元文言文翻译,附古文.准确些,

来源: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:作业帮 时间:2021/12/06 01:20:44

就是五六单元文言文翻译,附古文.准确些,
就是五六单元文言文翻译,附古文.准确些,

就是五六单元文言文翻译,附古文.准确些,
虽然不太清楚你究竟要翻译什么,看看这个吧,也许有一些帮助.
国学网
www.guoxue.com
汉典网
www.zdic.net

请问你问的是哪一张?

王顾左右而言他
孟子谓齐宣王曰:“王之臣,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,比其反也,则冻馁其妻子,则如之何?”王曰:“弃之。”曰:“士师不能治士,则如之何?”王曰:“已之。”曰:“四境之内不治,则如之何?”王顾左右而言他。

译文:孟子向齐宣王说到:“大王有一位大臣,把妻室儿女托付给朋友照顾自己去楚国游历。等他回来的时候,他的妻室和儿女却在受冻挨饿。对待这样的朋友,应该...

全部展开

王顾左右而言他
孟子谓齐宣王曰:“王之臣,有托其妻子于其友而之楚游者,比其反也,则冻馁其妻子,则如之何?”王曰:“弃之。”曰:“士师不能治士,则如之何?”王曰:“已之。”曰:“四境之内不治,则如之何?”王顾左右而言他。

译文:孟子向齐宣王说到:“大王有一位大臣,把妻室儿女托付给朋友照顾自己去楚国游历。等他回来的时候,他的妻室和儿女却在受冻挨饿。对待这样的朋友,应该怎么办?”
齐宣王说:“和他绝交!”
孟子说:“(假如)管刑法的长官不能管理自己的下属,那么对他应该怎么办?”
齐宣王说:“罢免他!”
孟子又说:“(假如)一个国家的国王把他的国家治理的很不好,那么对他应该怎么办?”
齐宣王环顾左右,说着其他的事情
公输
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,成,将以攻宋。子墨子闻之,起于鲁,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,见公输盘。
公输盘曰:“夫子何命焉为?”
子墨子曰:“北方有侮臣者,愿借子杀之。”
公输盘不说。
子墨子曰:“请献十金。”
公输盘曰:“吾义固不杀人。”
子墨子起,再拜,曰:“请说之。吾从北方闻子为梯,将以攻宋。宋何罪之有?荆国有余于地而不足于民,杀所不足而争所有余,不可谓智。宋无罪而攻之,不可谓仁。知而不争,不可谓忠。争而不得,不可谓强。义不杀少而杀众,不可谓知类。”
公输盘服。
译文:公输盘给楚国制造云梯这种器械,制成了,将要用它来攻打宋国。墨子先生听到这件事,从鲁国出发,走了十天十夜到达郢,去见公输盘。
公输盘说:“先生有什么见教呢?”
墨子先生说:“北方有侮辱我的人,希望借助您去杀了他。”
公输盘不高兴。
墨子先生说:“请允许我奉送你千金。”
公输盘说:“我崇尚仁义,从不杀人。”
墨子先生起身,拜了又拜,说:“请允许我解说这件事。我在北方听说您造了云梯,将要用来攻打宋国。宋国有什么罪呢?楚国在土地上有剩余但在民众上不足,牺牲不足的百姓而争夺有余的土地,不能说是聪明的;宋国没有罪却要攻打它,不能称为亲善友爱的;知道这个(道理)却不向楚王谏诤,不能说是忠诚的;争论了却没有得到结果,不能说是尽力的;道义上不杀少数人却杀众人,不能说是明白事理的。”
公输盘屈服了。

庄子钓于濮(pú)水
庄子钓于濮(pú)水,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,曰:“愿以境内累(lěi)矣!”
庄子持竿不顾,曰:“吾闻楚有神龟,死已三千岁矣,王以巾笥(sì)而藏之庙堂之上。此龟者,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?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?”
二大夫曰:“宁生而曳尾涂(tú)中。”
庄子曰:“往矣!吾将曳尾于涂中。”
译文: 庄子在濮水钓鱼,楚威王派两位大夫先前往到那里表达心意,他们对庄子说:“楚威王愿意把国内的政事托付于你,劳累你了!”
庄子拿着鱼竿没有回头看他们,说:“我听说楚国有一只神龟,死了已有三千年了,大王用锦缎包好放在竹匣中珍藏在宗庙的堂上。这只神龟,它是宁愿死去为了留下骨骸而显示尊贵呢?还是宁愿活在烂泥里拖着尾巴爬行?”
两位大夫说:“宁愿活在烂泥里拖着尾巴爬行。”
庄子说:“走吧!我宁愿像神龟一样在烂泥里拖着尾巴活着。”
曹刿论战
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公将战,曹刿请见。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乃入见。问:“何以战?”公曰:“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”对曰:“小惠未徧,民弗从也。”公曰:“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对曰:“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”公曰:“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。”对曰:“忠之属也。可以一战。战则请从。”
公与之乘,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齐人三鼓。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,登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 。”遂逐齐师。
既克,公问其故。对曰:“夫战,勇气也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国,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”
译文: 十年春,齐师伐我。
鲁庄公十年春天,齐国军队攻打我鲁国。
伐:进攻,攻打 齐师:齐国的军队。将:将要
公将战,曹刿请见。
鲁庄公准备应战,曹刿请求鲁庄公接见。
其乡人曰:“肉食者谋之,又何间焉?”
他的同乡说:“当权者策划这件事,你又何必参与呢?”
间:参与。 谋:谋划。
刿曰:“肉食者鄙,未能远谋。”乃入见。问:“何以战?”
曹刿说:“高官位的人目光短浅,不能深谋远虑。”于是就拜见鲁庄公。曹刿问鲁庄公:“您凭借什么作战?”
肉食者:高官厚禄,此指当权者。 鄙 :浅陋,无知. 乃:于是,就。 以:用,凭,靠. 远谋:深谋远虑。
公曰:“衣食所安,弗敢专也,必以分人。”
鲁庄公说:“衣食这类养生的东西,我不敢独自享用,一定把它分给身边的人。”
专:独自专有。 人:身边的官员等人、在古代百姓是不被称为“人”的。 安:有“养”的意思,此指养生的东西。 衣:衣服。食:食物。
对曰:“小惠未徧,民弗从也。”
曹刿回答说:“这些只是小恩小惠,不能遍及百姓,百姓是不会听从您的。”
徧:通“遍”,遍及,普遍。惠:恩惠。弗:不。 从:听从,跟从。
公曰:“牺牲玉帛,弗敢加也,必以信。”
鲁庄公说:“祭祀用的猪牛羊等祭品,玉器,丝织品等,我从不敢虚报,一定按照实情汇报。”
牺牲,猪、牛、羊等祭品。玉,玉器;帛,丝织品。加:虚报夸大。
对曰:“小信未孚,神弗福也。”
曹刿回答说:“(这只是)小信用,不能让神灵信服,神是不会保佑给你的。”
孚:受到……信任。 福:保佑。信:信用。
公曰:“小大之狱,虽不能察,必以情。”
鲁庄公说:“大大小小的案件,即使不能一一明察,也一定能根据实情审理。”
狱:诉讼案件。 虽:即使。 必:一定。 以:根据。 情:实情。 察:明察。
对曰:“忠之属也。可以一战。战则请从。”
曹刿回答说:“(这是)尽了本职的一类事情。可以凭借这个条件打一仗了。如果作战,就请允许(我)跟随着去。”
忠:本职,尽力做好本分的事。 属:类。 请:请允许。 从:跟从。可以:可;可以,以;凭借。
公与之乘,战于长勺。公将鼓之。
(到了那一天)鲁庄公和曹刿同乘一辆战车,两军在长勺交战。鲁庄公准备下令击鼓进军。
鼓:击鼓进军。
刿曰:“未可。”齐人三鼓。
曹刿说:“还不可以。”在齐军击过了三次鼓之后。
刿曰:“可矣。”齐师败绩。公将驰之。
曹刿说:“可以了。”齐军大败。鲁庄公准备驱车追赶齐军。
驰:驱车_(追赶)。败绩:大败。
刿曰:“未可。”下视其辙,
曹刿说:“还不可以。”他向下看齐国军队车轮辗过的痕迹。
辙;车轮滚过地面留下的痕迹。下:向下。 视:察看。
登轼而望之,曰:“可矣。”遂逐齐师。
登上战车前的横木仔细眺望,然后说:“可以了。”于是鲁庄公就下令追击齐军。
轼:古代车厢前边的横木,供乘车人扶手用。此指车前横木。遂:于是,就。 逐:追击。望:了望。
既克,公问其故。
已经战胜了,鲁庄公问(他)胜利的原因。
既克:已经战胜。
对曰:“夫战,勇气也。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
曹刿回答说:“作战,靠的是勇气。第一次击鼓能够振作士气;第二次击鼓,士兵们的士气就低落了;等到第三次击鼓,士气就耗尽了。”
作:振作。再:第二次。 衰:衰减。 竭:尽。
彼竭我盈,故克之。夫大国,难测也,惧有伏焉。
对方的士气消失了,而我方的士气正旺盛,所以战胜了齐国。齐国是大国,很难估测,我害怕他们有埋伏。
盈:满,充沛。这里指士气旺盛。克:战胜。测:估计。惧:担心。伏:埋伏。
吾视其辙乱,望其旗靡,故逐之。”
我观察他们的车辙印已经混乱了,望见他们的军旗已经倒下了,所以才下令追击齐军。”
靡:倒下。


邹忌讽齐王纳谏
邹忌修八尺有余,而形貌昳(yì)丽。朝(zhāo)服衣冠,窥镜,谓其妻曰:“我孰与城北徐公美?”其妻曰:“君美甚,徐公何能及君也!”城北徐公,齐国之美丽者也。忌不自信,而复问其妾曰:“吾孰与徐公美?”妾曰:“徐公何能及君也?”旦日,客从外来,与坐谈,问之客曰:“吾与徐公孰美?”客曰:“徐公不若君之美也。”明日,徐公来,孰视之,自以为不如;窥镜而自视,又弗如远甚。暮寝而思之,曰:“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;妾之美我者,畏我也;客之美我者,欲有求于我也。”
于是入朝见威王,曰:“臣诚知不如徐公美。臣之妻私臣,臣之妾畏臣,臣之客欲有求于臣,皆以美于徐公。今齐地方千里,百二十城,宫妇左右莫不私王,朝廷之臣莫不畏王,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:由此观之,王之蔽甚矣。”
王曰:“善。”乃下令:“群臣吏民能面刺寡人之过者,受上赏;上书谏寡人者,受中赏;能谤(bàng)讥于市朝,闻寡人之耳者,受下赏。”令初下,群臣进谏,门庭若市;数月之后,时时而间(jiàn)进;期(jī)年之后,虽欲言,无可进者。
燕、赵、韩、魏闻之,皆朝于齐。此所谓战胜于朝廷。

译文:邹忌身高八尺多,形体容貌光艳美丽。早晨穿衣戴帽,端详着镜子,对他的妻子说:“我与城北的徐公相比,哪一个更漂亮?”他妻子说:“您很漂亮,徐公怎能比得上您呢?”城北的徐公,是齐国的美男子。邹忌不相信自己(会比徐公美),就又问他的妾:“我与徐公相比谁更漂亮?”妾说:“徐公怎么能比得上您呀!”第二天,有客人从外面来拜访,邹忌同他坐着谈话,又问他:“我和徐公相比谁更漂亮?”客人说:“徐公不如您美。”又过了一天,徐公来了,邹忌仔细地看他的形象,自己觉得不如徐公俊秀;再照镜子看看自己,更觉得自己和他(的美貌)相差很远。晚上躺着想这件事,说:“我妻子说我漂亮,是因为偏爱我;我的小妾说我漂亮,是因为敬畏我;客人说我漂亮,是因为对我有所要求(或:请求)。”
邹忌于是上朝拜见齐威王,说:“我确实知道自己不如徐公漂亮。可是我的妻子偏爱我,我的妾敬畏我,我的客人有求于我,他们都说我比徐公漂亮。如今齐国土地方圆千里,一百二十座城池,宫里的妃嫔和身边的侍卫,没有不偏爱您的;朝中的大臣没有一个不害怕您的;全国范围内的人没有不有求于您的。由此看来,大王您受到蒙蔽很深啦!”
齐威王说:“好!”就下了命令:“所有的大臣、官吏、百姓能够当面指责我的过错的,可得到上等奖赏;上书劝谏我的,可得到中等奖赏;在众人聚集的公共场所指责议论我的缺点,传到我耳朵里的,可得下等奖赏。”命令刚下达,群臣都来进谏,门前、院内像集市一样人来人往;几个月以后,还偶尔有人来进谏;一年以后,即使想进谏,也没什么可说的了。
燕、赵、韩、魏等国听到这种情况,都到齐国来朝见。这就是身居朝廷,不必出兵,就战胜了敌国。

收起

什么版的都米说..都不一样的..